無彈窗小說網 > 軍事 > 交手
  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第十二章 收拾

  張曉儒再次回到路邊,左右觀察了一會,沒發現異常后才返回來。
  將盒子炮的保險關掉,又將槍套從陳拯民身上拿下來,背在自己身上。
  有了槍,張曉儒一下子特別有底氣。
  現在,就算來三五個敵特,一點也不怵。
  以他的槍法,甚至還能占上風。
  接下來,就是搜身了。
  將陳拯民口袋里的所有東西摸出來,發現只有半包煙了,氣得低聲大罵:“兩包煙,才一天就只剩下半包了。”
  關興文笑著說:“三哥,這不是還有錢么?”
  陳拯民身上,除了半包煙外,還有一盒火柴,以及五塊銀元,以及一百多聯銀券。
  “把衣服剝下來,腳上的鞋子不錯,興文你試試。”
  關興文高興地說:“很合腳。”
  張曉儒叮囑著說:“鞋子歸你了,但是,只能行動的時候穿,平常必須藏好。”
  陳拯民攜帶的一切,除了內褲外,其他東西全被張曉儒帶走。
  至于陳拯民的尸體,就扔在了樹林里。
  張曉儒并非不想掩埋,而是覺得掩埋不是最好的處理方式。
  但走的時候,張曉儒將木棒帶走了,另外,還朝陳拯民胸口開了一槍。
  關興文和張達堯去外面路邊警戒,確定沒有行人后,張曉儒才迅速開了槍。
  之后,他們拿著東西,推著自行車,迅速穿過樹林,往老軍莊方向走了十幾里。
  快到老軍莊時,張曉儒將那根帶血的木棒丟在路邊,才轉向去老爺山。
  還沒到老爺山,又轉而向南,很快就到了白云山。
  三人輪流扛著自行車,進入白云山后,才找了個山溝將自行車藏了起來。
  他們從小在這里長大,對這里的一切熟悉得很。
  至于槍、衣服、錢,以及那雙鞋子,在附近選了個地方埋起來。
  此時天已經快黑了,趕回村里正好吃晚飯。
  張曉儒的習慣,每頓吃完飯,還要吃根黃瓜。
  吃飯的時候少吃點,能節約點糧食,而黃瓜如果不吃,很快會壞掉。
  然而,他去拿黃瓜時,發現那堆黃瓜都不見了。
  不但黃瓜沒有了,就連豆角、辣椒等蔬菜也都不見了。
  “張大哥,你在找什么?”
  張曉儒轉身一看,是喬再生,問:“這些東西呢?”
  喬再生指著外面的大缸說:“今天我跟爹一塊洗了,已經裝缸里了。”
  早上他跟著戴氏去放羊,上午回來后,喬子清讓他打水,把雜貨鋪的蔬菜全部洗了。
  今天太陽很烈,下午菜曬干后,全部裝進家里的瓷缸。
  張曉儒詫異地說:“裝缸里?”
  喬子清有些不好意思地說:“張兄弟,窯洞里的菜,再不腌制的話,恐怕都會壞。我尋你不到,就自作主張準備腌制成醬菜。”
  別看腌菜好像很簡單,其實這也是一門學問、一門技術。
  喬子清是保定的醬菜師傅,而保定的甜面醬、醬菜很有名。
  張曉儒笑著說:“這是好事啊,我正為如何處理這些菜發愁呢?”
  他拿著手電筒,去院子里看了看,原來的水缸,都塞滿了菜。
  旁邊還有幾個小壇子,裝的是蒜頭和生姜。
  喬子清又說道:“腌菜要用鹽,你不在家,我作主用了一點。”
  這些菜洗凈曬干裝進缸里時,一層一層的堆放,每一層都要撒鹽的。
  也幸好張曉儒開著雜貨鋪,換成其他人家,肯定沒這么多鹽。
  張曉儒的手電,朝著貨架下裝鹽的袋子照了照,發現袋子塌了一小半,頓時無比心疼:“用就用……唄。”
  喬子清似乎明白張曉儒的心思,連忙說:“張兄弟放心,我的手藝還可以,這些醬菜是可以賣錢的,絕對穩賺不賠。”
  張曉儒聽到這句話,眼睛頓時一亮:“穩賺不賠?”
  喬子清篤定地說:“對,這些醬菜,還能加工到絲、條、片,味道會更好。我看你這里菜刀也多,到時候我讓再生打下手,絕對不讓張兄弟虧本。”
  張曉儒大度地擺了擺手,不以為然地說:“什么虧本不虧本的,我不在乎,總之按你說的做便是。”
  喬子清嘴角微微向上翹起,張曉儒說不在乎,實則非常在意。
  喬子清對自己的手藝,還是很有信心的。
  要不是出了這么大的變故,他可能會在三塘鎮開一家醬菜館。
  昨天下午剛到張曉儒家時,喬子清就打起了這些菜的主意。
  他與兒子被張曉儒救下,恩情似海,這輩子不知道能不能報。
  父子倆又住到了張曉儒家,如果不為張曉儒做點事,實在于心難安。
  這些蔬菜都是村民拿來交易貨物的,張曉儒又處理不了,喬子清以自己的手藝,正好能幫到張曉儒。
  他覺得自己有了價值,再住在這里,心里也好受些。
  張曉儒下午沒在家,雜貨鋪由戴氏打理,他需要對一下數。
  雜貨鋪的東西雜,既有金錢來往,還有以貨易貨,如果不計數,以后會一團糟。
  戴氏卻告訴他:“今天的賬目,喬再生幫著記了。”
  張曉儒驚詫地說:“喬再生會記賬?”
  整個淘沙村,識字的沒幾個,像張達堯、關興文兄妹,大字都識一個。
  張曉儒還準備,以后抽時間教他們識字。
  在革命隊伍里,都有識字班,這對提高革命意識,有很大的幫助。
  戴氏拿出賬本:“你看看嘛。”
  張曉儒點了點頭:“不錯,像模像樣。”
  他突然想到,喬再生當過學徒,應該讀過幾年書。
  戴氏隨口問:“下午你干什么去了?”
  張曉儒說:“去辦了點事,村里沒出什么事吧?”
  戴氏說:“村里倒沒什么事,只是聽說張有為,下午就去了羅堂村。”
  張曉儒驚訝地說:“張有為還真在羅堂村有個干娘?”
  雜貨鋪確實是個收集信息的好地方,周圍村的人來買東西,自然而然會透露一些有趣的事情。
  比如說張有為的“干娘”,其實是一個年輕寡婦,張有為名義上拜她為干娘,實際是搞男女關系。
  此事張曉儒之前聽過,但他只當個笑話。
  戴氏憤恨不平地說:“這還有假?張遠明剛下葬,他就跑去找女人,這種不孝之子,真應該好好教訓一頓!”
  她也痛恨張遠明,得知張遠明死在土匪手里,心里還有些痛快。
  可是,張有為的行為,令她更加痛恨。
  張曉儒意味深長地說:“娘,他自然會有人收拾,您就別操心了。”
無彈窗小說網(www.lkzzkf.tw)
(快捷鍵:←)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(快捷鍵:→)
無彈窗小說網 > 軍事 > 交手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浙江快乐时时彩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