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彈窗小說網 > 武俠 > 天罡魔引
  支持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,鼠標中鍵滾屏功能
選擇字號:      選擇背景顏色:

第四十三章 學以誤用

  劉無極去楓香討教他哥,一路上遇到他兩個調皮弟弟,雖說心中有氣,當時自還心里發誓要讓他們好看,但過時便消,這也是他的性子,也沒有與他們斗氣。
  兩個弟弟本就因為自己調皮差點害他丟了性命,雖說沒受懲罰但也不敢再此作案,見他近而遠之。
  倒不見劉垂嚴,劉無極巴不得見不到,于劉瀾清討教,劉瀾清也不問其由,就傾囊相授,凡是說到做菜他自是大大的有興趣,那還管得那么多。
  還有常年于劉瀾清相伴,沒吃過豬肉定見過豬跑,耳熟目染學習起來到不見難。
  次日旁晚十分,月光皎潔,柔和似絮,暗云灰拂,輕均如娟,灰白暗盈,羞澀地看著這寧靜的世間,撒下素潔的光輝,仿佛以為婀娜多姿的少女笑瞇瞇看著大地。
  紫霄崖云海翻騰,似如仙境,遠處山峰若隱若現,如羞體含苞待放??????
  懸崖百丈青,猶有花枝俏。碧崖千丈麗,猶有紫仙披紗,柔風涼颼,清爽拂面不免覺得景雖美如若一人卻有些凄惻,也有一絲絲寒意,挑人心脾。
  高崖俏邊顯一篝火,如塵世間深黑的指向燈,即便有月色當空也掩飾不住它要閃閃生輝的溢出心,篝火旁有一個少年,便是應許而來的劉無極。
  見他手中持一疊紙符,起落于樹梢之上,轉眼間樹梢掛滿了紙符,就像一顆顆許愿樹,皆是掛滿了許愿牌一般,錯落無序,卻是有些章理,看著讓人又奇又疑。
  忽聽一輕盈腳步聲,從夜黑山林中走出一倩影,傳來一冷聲:“你在干嘛?”。
  劉無極聽言從樹上落下,不待回答,見他此時中指生輝,對著無數紙符一劃,瞬間紙符閃閃發光,猶如地間星辰,耀眼明麗,奪人心扉。
  徐敏雖說木訥不食人間煙火,但卻自還是少女,此刻此景定然少女情懷滿盈于心,被這一幕看呆了,站在原地轉圈,旋身喜望,見她明眸似水,難得嘴角上揚,周旋之余裙邊飛舞。
  今晚她著一身淡紫色衣裙,身上繡有小朵的淡粉色梔子花。頭發隨意的挽了一個松松的髻,斜插一只淡紫色簪花,顯得幾分隨意卻不失典雅。略施粉黛,朱唇不點及紅。
  加之俏麗臉龐,不再之前的慵懶睡意,雙眼圓大亮晶晶,迷得劉無極也一呆,呆中帶癡??????原地如一木,不管風霜雪???????
  徐敏余光掃到劉無極,止身問道:“弄這么多火符做什么?”。這幾個字是有生以來與劉無極說得最多的字,似乎心情不錯。
  劉無極被這一冷語打斷了千思蕩想,回道:“晚上陪練可不得摸瞎?我這樣周圍一片通明多好?怎么樣?有沒有覺得很厲害?”。
  火行符是天宗紙符術,可驅之照明,也可驅之行法,還有很多妙用之處。
  但見此番周章確實是周圍燈火通明,劉無極卻不知這實為一種浪漫,經不起人家的少女情懷。
  徐敏聽言面色緩和不再生冷,雙手負背俏立,悅色問道:“美食呢?”。
  劉無極指了指篝火旁邊赤裸裸的山雞,道:“正在做呢,馬上就好了稍微等等。”說著便往篝火走去。
  徐敏緩和之色瞬間瓦解,氣道:“還沒做!那我走了”。沒有多加言語便即轉身。
  劉無極止步轉身急道:“別急嘛!剛剛不是在弄這些火行符,馬上給你做。”
  過去拉住她的手臂,硬拉帶拽,拉至篝火旁,見兩個蒲團早已備至,自是有精心準備。
  徐敏見此心感暖意,瞬間氣消,便就蹲踞而坐,坐姿優美不失典雅,劉無極則盤膝而坐。
  見劉無極坐定之后拿起兩只裸雞,便是左右開弓,雙手持料,一頓戳抹,手法甚似中醫按摩,剛柔相濟。
  徐敏疑問道:“你這做什么?”。
  劉無極一面抹,一抹笑道:“給它按摩啊,讓配料入味。”
  見徐敏驚奇看著自己,又瞧她笑問道:“你要不要試試?!”。
  徐敏不住搖頭,劉無極道:“看你這么懶,肯定不會幫忙,還是我自己來,你看著就好。”
  徐敏這時雙手扶膝而坐,小臉埋于雙臂之間只露出一雙水汪汪大眼,側頭問道:“誰說我懶呢?!”。
  劉無極一面倒持一面道:“你白天就知道呼呼大睡,晚上才出來,這不是懶是什么?”。
  “我只是不喜白天出來!”。
  “哦?!對了這么多年也沒見過你幾次,我還真想問問你為什么老是晚上出來,大白天睡覺?”。
  “白天有太陽”。
  “??????”。
  劉無極無語間側頭瞧了她一眼,見她貌美膚白,尤其是她的皮膚,白皙如雪,且是白里透紅不難看出定是常年未受陽光所照,水靈白皙得不像話。
  不經無奈搖頭,心想:“你也太喪心病狂了,為了白皙膚色也不至于黑白顛倒吧!”。雖說心里這般想,倒也不確定她是不是這般想的,自也沒有說出來。
  劉無極不再言語,專心抹JI,良久之后見他弄完,后又添加蔥蒜姜,加之荷葉包裹,覆其濕泥,戳劍至于篝火貨架之上,翻轉嫻熟,此一番周折卻是鴉雀無聲,劉無極不言她便不語,甚是讓劉無極覺得尷尬。
  過了半個時辰,見兩人就半個時辰沒說話,劉無極一時找不到話題只能專心烘烤,而徐敏則兀自扶膝而坐,眼珠卻不在劉無極身上而是食物上。
  此時一陣雞香撲鼻,撲得徐敏流露出垂涎之色,劉無極見她如自己第一吃叫花雞一般,一時有些自嘲心,但見其俏麗臉又不忍心說出口,怕傷及無辜。
  劉無極舉石一敲,此般場景如昨日一夢,拖荷葉包一扯嫩雞腿遞了過去,徐敏見之嗒了嗒嘴急忙接過。
  張口便咬,劉無極見這番熟悉場景,定是以為她會嘴燙哈氣,但卻是奇怪的是她竟然無事,一時起了佩服之心,甚覺此女嘴皮不怕開水燙。
  劉無極也跟著吃了起來,問道:“好吃嗎?”。說著一臉期待的目光瞧著她。
  見她一嘴油光,回道:“還行吧!”。
  劉無極氣道:“好吃就好吃,不好吃就不好吃,什么叫還行啊?!”。
  徐敏吃著回道:“還行!”。
  劉無極氣道:“分明就是好吃!”說著一面搶她手中的食物,搶過來便即威脅道:“快說好吃!不然不給你吃!”。
  徐敏頓時氣惱,舉著小拳頭,叫道:“打你!”。
  氣勢洶洶,nai兇nai兇的,雖說沒有憐香惜玉之意,亦不是怕她,但畢竟有求于她,萬一惹惱了豈不是陪練泡湯了。
  無奈還給了她,又問道:“你就不能多說點話?也不光是我,你對同門師兄弟也都是一樣,這么惜字如金,多說話會死啊?”。
  徐敏含食道:“會!”。
  “??????”。
  “那你對我母親怎么有那么多話?”。
  “她亦師亦母”。
  “那你也不能只跟她話多呀,這樣你會很孤獨的!”。
  “你還不是一樣”。
  “??????我于你不一樣,我是渴望別人和我說話,可他們嫌棄我不跟我玩,老欺負我?????”。
  “那我跟你相反”。
  話題終結者??????
  這話劉無極倒是很明白,因為她本身生得嬌美實力亦是可欽,自在門中很受人喜歡,但她卻不與人來往,喜歡獨來獨往,落了個生性孤僻,自打小娘親收留她就是這般。
  其實自己以前很是討厭她,她受人喜歡卻生性孤僻不受別人意,而自己卻是求之而不得,隨著年紀長大倒覺得她定是有隱情,自然而然就沒那么厭惡。
  劉無極又找話題問道:“你沒來天宗之前發生了什么?”。
  徐敏一聽,身體一僵,眼中登時朦朧,遞過香雞給劉無極,哽咽道:“還你!”。
  劉無極雖說不明其理,但見她霧眼朦朧,聲似抽泣,猜想定是戳了人家心坎,急忙推手道:“對不起!對不起!我不問了!”。
  徐敏見他一臉歉仄,但還是放下手中食物,放于篝火旁,呆呆的看著它,雖心想吃可身不力行,暗自神傷。
  劉無極被這一下搞得手足無措,再次道歉,卻見她兀自神傷,顧影自憐。
  過了一會,劉無極急中生智,喜提道:“我給你講講這富貴雞的故事好不?”。
  徐敏一聽,好奇心興起,揉了揉眼眶,微微點了點頭,于是劉無極便把叫花雞的故事給她說上一說,這一說徐敏雖說神傷全無,但卻斜看地上的香雞,似有嫌棄。
  自在預料之中,劉無極又說了富貴雞的故事,料想定能化腐朽為神奇,可徐敏還是如先前般模樣,仍是嫌棄不吃。
  這讓劉無極錯愕難當,沒想到竟然不與自己一樣,倒是意料之外。
  他怎地知道少女很是在乎第一印象,如若先講富貴雞再講叫花雞自還能接受。
  但先講叫花雞可就毀了她對這般美食的印象了,后面彌補可就難了,就好比傷了人家一次心,再道歉那也難,如若道歉有用何須衙役?
  見她即便肚餓也不愿意吃,自己便也吃不下,兩人一時僵持。
  劉無極很是歉仄,過了良久,又提議道:“我再給你做個好吃的!”。這么說自是試探,其實心里也沒個底。
  但徐敏卻是出奇應許點了點頭,讓劉無極滿腦詫異。
  劉無極起身道:“你在這等我!我稍后就來!”。
無彈窗小說網(www.lkzzkf.tw)
(快捷鍵:←)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(快捷鍵:→)
無彈窗小說網 > 武俠 > 天罡魔引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!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浙江快乐时时彩走势图